<acronym id="cc6c2"><center id="cc6c2"></center></acronym>
<acronym id="cc6c2"><center id="cc6c2"></center></acronym>
當前位置:首頁  新聞聚合  深度報道

歲月留痕,薪火相傳 ——記《上海師范大學圖書館古籍普查登記目錄》出版

上海師范大學圖書館集體編著的《上海師范大學圖書館古籍普查登記目錄》,近日由國家圖書館出版社正式出版。

《上海師范大學圖書館古籍普查登記目錄》的出版,標志著由我校學者、館員承擔完成的這一國家“中華古籍保護計劃”項目取得了重要的階段性成果。這一成果的最終完成實有賴于圖書館先哲櫛風沐雨,薪火相傳;中生代時賢篳路藍縷,玉汝于成;新時代館員始于初心,成于堅守。


櫛風沐雨,薪火相傳


1954年9月,以原華東速成實驗學校圖書館為基礎的上海師范??茖W校圖書館正式創立。后十余年,雖諸事草創,人物固乏,幸有曹禮吾、陳子彝兩位主任(館長)前赴后繼,子彝先生更是殫精竭慮,使人員廣進;與徐恭時先生等協定古籍采集方案,除四部要籍外,廣購叢書、方志、詩文集、近代史、書目以及上海地方文獻,使古籍庋藏日增,本館古籍之三分之二強于此一時期陸續入藏。


陳子彝先生及先生詩稿

子彝先生,生于1897年,原名華鼎,以字行,號眉盦,江蘇昆山人。為傳統士大夫之余緒,亦是海上名士。喜收藏,能詩文,長于篆刻,善識鐘鼎、甲骨文,精于古籍版本鑒別。著有《漢字檢字法》《中國紀元通檢》《十進分類法》《中央大學區立蘇州圖書館圖書分類法》《著者號碼編制法》及《日本圖書館事業一瞥》《寰宇貞石圖目錄》《心經顯詮》《眉廠詩稿》《眉廠印存》等,比肩于杜定友、呂紹虞、錢亞新等圖書館學先驅。1967年4月23日,卒于館長任上。


徐恭時先生及先生手書自傳

恭時先生(1916-1998),別署清秋,號慰芹樓主,浙江平湖人。恭時先生對版本目錄、圖書分類、資料編撰俱有建樹,在圖書館界獨擅勝場。1954年入職本館,先后擔任編目組、資料組組長、參考咨詢部主任。多方奔走,從古舊書市場廣購古籍,偶遇市場拋售,不及挑選即整箱買下,以致當時報紙稱上海師范學院圖書館四處“搶書”。


恭時先生還是全國有影響的紅學家,他帶動上海師大成為當時紅學研究的重鎮,與徐扶明、魏紹昌及鄧云鄉并稱“上海紅學四老”。1982年9月,上海師大及校圖書館協助中國紅學會舉辦“全國《紅樓夢》學術討論會”,其中穿針引線,呼朋喚友,徐恭時先生功不可沒。他還主持了以校圖書館藏本為主的“《紅樓夢》圖書資料展覽會”。展覽會以內容豐富和學術含量極高而受到與會紅學專家的高度評價。周汝昌先生認為:“這是從1962年為曹雪芹200周年祭而舉辦的紀念展覽之后的又一個重要展覽會,不妨說,它是帶有‘總結’和‘標志’性的紅學活動形式”。馮其庸先生稱贊說:“這是繼1963年紀念曹雪芹逝世200周年展覽以來的一次內容最充實的展出,內容豐富,資料齊全,非常值得一看?!?nbsp;

1982年全國《紅樓夢》學術討論會信封

及部分代表簽名


而今,我校圖書館共收藏各類古籍約1.5萬余種,近12萬冊,其中善本1300余種、1.3萬余冊,在上海地區高校圖書館中,僅次于復旦大學和華東師范大學圖書館而居第三。在明清地方志、清代別集以及詞學、書目學、紅學文獻等方面形成鮮明館藏特色,奠定了今天上海師大圖書館古籍館藏基本格局和在上海乃至全國高校圖書館獨樹一幟的地位。禮吾、子彝、恭時諸先哲功莫大焉。值得一提的是,在這十數萬冊古籍中,有一部分屬于捐贈而得。如江蘇南通王守仁先生家屬捐贈178種;我校資深教授羅君惕先生家屬捐贈116種,羅氏乃文字學名家,所捐贈之古籍學術特點鮮明,足成專藏;首任校長廖世承先生捐贈42種;陳子彝先生捐贈20種,其中《眉庵印存》系陳氏自編鈐印稿本。




篳路藍縷,玉汝于成


在漫長的發展過程中,古籍經歷了載體形態、裝幀形式、刊印方式等演變,形成了古籍文獻本身的豐富特點。由于古籍文獻自身的特點以及古籍書目數據所反映的古籍著錄各項內容的復雜性,使得在現代編目過程中,準確描述和反映古籍從內容到形式的各項表征,是為一項艱巨而繁重的任務;也使得與普通中文圖書編目及書目數據庫建設相比,古籍書目數據庫建設有其更加困難的一面。


20世紀90年代以來,圖書館進入信息化建設發展快車道。館藏古籍的整理與利用也搭上信息化發展的便車。在吳志榮、林雅萍等先生主持下,著手古籍機讀目錄建設,利用計算機對館藏古籍進行編目,將建館以來以手工編制的古籍卡片目錄形式提供的古籍信息,轉化并建立自己的書目回溯數據庫。


時任圖書館班子會同參考咨詢部工作人員和編目員,認真論證,充分考慮書目數據標準化的要求,并結合館藏古籍實際情況,擬定古籍書名卷次、其他題名、著者、版本形態、裝訂制式、版本依據、館藏信息及附注等古籍著錄內容及工作流程。這項工作持續數年,為廣泛利用和深度揭示館藏古籍,打開了便利之門。




始于初心,成于堅守


珍貴古籍名錄

歷史的車輪駛入新世紀,圖書館相繼迎來鄭克魯、曹旭、俞鋼及劉民鋼等主事者,圖書館古籍整理與保護工作也迎來新機遇。2007年,按照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關于進一步加強古籍保護工作的意見》(國辦發[2007]6號),國家有關部門啟動了“中華古籍保護計劃”項目,其中全國古籍普查登記是實施該計劃最重要的基礎性工作,也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次由政府組織、收藏單位參加最多的一次全國性古籍普查登記工作。次年,時任圖書館館長俞鋼教授建議組建古文獻特藏部,新辟“古文獻精品陳列室”,建設古籍數字化室及修復工作室。2009年,上海師范大學圖書館獲批成為首批“上海市古籍重點保護單位”和第二批“全國古籍重點保護單位”。是年,委派陳金林先生帶領團隊克服專業館員短缺等困難,對徐匯、奉賢兩校區圖書館所藏全部古籍進行全面清點。與此同時,作為國家“中華古籍保護計劃”項目之一,本館全面啟動館藏古籍普查登記工作。按計劃扎實開展館藏古籍保護工作,建立一系列規章制度,完成館藏古籍定級工作,申報《國家珍貴古籍名錄》和《上海市珍貴古籍名錄》,對珍貴古籍重點保護。


我校獲批成為首批“上海市古籍重點保護單位”

和第二批“全國古籍重點保護單位”


2010年,在對館藏“家底”全面摸清的基礎上,為挖掘和展示館藏古籍文獻的價值,滿足讀者品鑒之需,出版了由俞鋼教授主編的《上海師范大學圖書館館藏精品圖錄》,時逢建校56周年,獻上了一份屬于圖書館人自己的厚禮。

上海師范大學圖書館藏善本古籍數據庫

2014年,圖書館啟動古籍保護性開發,胡振華副館長協調館內技術力量,多部門聯動,完成“上海師范大學圖書館藏善本古籍數據庫”建設,有效緩解了古籍藏與用的矛盾。2015年,又通過多方呼吁,完成館藏古籍書庫硬件設施改造,加裝恒溫恒濕系統,完善書庫安防系統,大大改善了古籍保存環境;同年,購入全樟木書柜,完成了善本古籍書柜的更新換代。





書庫與閱覽室略景

隨著上述工作的有序推進,館藏古籍普查工作也迎來攻堅之年,至2016年,獲得全部館藏古籍基本數據。此后,歷經三年的數據修正與完善,至2019年年初,將《上海師范大學圖書館古籍普查登記目錄》初稿逐級提交上海市古籍保護中心和國家古籍保護中心審核,是年5月,初稿審驗通過后,交至國家圖書館出版社,進入出版程序,12月份最終順利出版。值得一提的是,這項工作的一個副產品是根據普查的結果,對既有古籍機讀書目的卷次、版本及著者等信息元數據進行了修正,最大程度保證了書目檢索信息的準確性。

滑動查看更多

《登記目錄》書影

業已出版的《上海師范大學圖書館古籍普查登記目錄》,由趙龍博士帶領孫麒、李玉寶、譚燚、唐芳仙、黃影菁、戴建國及石曉玲等同仁,前后歷經十年,最終完成。收錄館藏全部漢文古籍(1912年以前)共7657部、6.5萬余冊,詳實著錄普查登記編號、索書號、題名卷數、著者、版本、冊數、存缺卷等信息。書中所著錄的館藏古籍中,不乏如元至元六年(1340)慶元路儒學刻元明遞修本《玉?!?、明吳縣趙均影宋抄本《古文苑》、明末抄本《水利集》、清嘉慶十年(1805)稿本《先賢譜圖》等海內外孤本,均為中華文化古籍中的璀璨珍品,真實揭示了上海師范大學的古籍收藏實際,映射出上海師范大學深厚的文化底藴,具有很高的目錄學價值和重要的存史意義。

2010年、2018年古籍文獻部工作人員及趙龍博士

“睹喬木而思故家,考文獻而愛舊邦”。歷代師大圖書館人以開放之胸襟、敏銳之視野,集腋成裘,聚成今日之館藏古籍寶庫。為深度展示這些古籍,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師大建校65周年獻禮,段鴻書記和賈鐵飛館長倡議于2019年10月舉辦“文苑稽古——上海師范大學圖書館藏珍品特展”。此次展覽為圖書館史上首次善本古籍實物展,擷取古籍芳苑中數十朵良葩,按古籍版本為經線,分稿本、抄本、刻本、活字本及套印本,又據刊印時間為緯線,將本館所藏之精品呈現于觀者面前,期以窺斑見豹,一葉知秋,將師大深厚文化底蘊呈現于一隅;亦藉此向更多師生打開一扇扇通向知識殿堂之窗扃。

2019年古籍特展合影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渡虾煼洞髮W圖書館古籍普查登記目錄》的順利出版,是學校、圖書館歷任領導一貫以來對古籍保護事業大力支持,院系諸多學者精心指導以及歷代圖書館同仁堅守初心、執著追求的真實寫照,也是我校建設高水平大學歷程中不斷增強文化軟實力的又一座里程碑。而諸多先哲嘉言懿行,仍閃現眼前,綿亙如新。光陰荏苒,前賢時哲甘于奉獻,默默前行的精神成為值得繼承的珍貴遺產。歲月迢迢,圖書館珍藏的《上海第一師范學院古籍及舊書借書單》、《上海師范學院圖書館科學研究集體借書申請單》等借書單,雖紙質泛黃,然其登載之名氏如胡山源、羅君惕、馬茂元、魏建猷、徐光烈、許威漢、段紹伯、梅希泉、曹融南、潘大勛等俱是我校揚名學界的學術名家,與圖書館的前輩一起,共同成為學校初創時的偉大建設者,值得師大人永遠敬仰與懷念;他們彪炳史冊的學術成就與非凡貢獻,如同圖書館前的蒼天大樹,為師大后人遮風擋雨。當我們走過時,仍可以感受到樹蔭下的那一絲清涼。




鸿运彩票